当前位置:凝残月>其他类型>仙道饲养员>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乱炖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百一十一章 乱炖(1 / 1)

无脸鬼王的体型和赤面鬼王的一样小巧,有的幼年鬼王比赤面还要小上一截。

但它们的威力却和赤面鬼王不相上下,捕猎的手段也更为缜密和残忍。

它们会捕猎同类,尤其是带卵囊的雌性赤面鬼王,一旦发现对方的螯肢被占用,就是它们反杀的时刻。

而在发现猎物之前,它们会躲在岩石裂缝中或者土壤里时刻等待机会。

“这真不是若凡吗?!”

肖明生掐指摆阵,引水为界,从地底鼓动的水流喷薄射出,无数只无脸鬼王被水柱顶上了天空,像是一朵黑色的巨大的傈僳花。

所有人在这一刻发出惊吼。

只因绽放的傈僳花上只有小半部分的无脸鬼王在水浪中沉浮,更多一部分从背脊上撑出了翅膀,飞向了四面八方。

“啊!”

肖明月队伍里的丹师惊呼的喉咙还没有完全打开,无脸鬼王已经成群结队朝着他的食道和耳孔猛攻,几乎是朝着无孔不入的趋势要和对方来个你死我活。

“呕——”旁边的驭兽弟子一面挥舞着手中的武器,一边用手防守住嘴巴,生怕落得和对方一样的惨状。

“灵源起!”肖明月额上冒出一排水珠,为身边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撑起结界,旋即又施一道法令,只见一道金光从她指尖射出,消失在快被无脸鬼王夺去魂魄的弟子中庭,金光在体内迅速流窜,每到一处经脉,都如同一道闪电劈在了男人身上。

“噗——”男子口吐黑血,昏厥在潮湿的沼泽地上。

满地的黑血里躺着的诠释还在拼死挣扎的无脸鬼王。

“火来!”方寄草在黑血上打出一拳,焦灼的味道弥散开来。

“这把火烧的不错!”含光殿内,叶难抚道,坐在殿内打了半个时辰的哈欠,终于在乾坤镜里看到了些有意思的画面。

“万物相生相克,无一例外,这也是修仙为何不能称霸三界的原因。”

哪怕是六位仙师中也没有敢说自己是最强的。

叶难把目光看向坐在正中间的白发老人。

“阿烈,各队成果如何了?”白夜难得开口,一双白眉舒展开来。

“回仙师,目前来看,莫谨言和聂桑两队一个第一,一个第二,其次是洪岳,然后是……最后是肖明月的队伍。”

听到最后一名的时候,叶难先是一惊,不由得瞄了眼罗胖子。

他倒是坐得不动如山,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但说到底肖明月是他座下首席弟子,也是四脉中唯一一个突破万象境的弟子。

罗洪仙对她的栽培大家都看在眼里,往年都是她得魁首,没道理拿不到。

不过比赛才刚开始,俗话好的好,流水不争先,谁知道罗胖子的肚子里又在打什么算盘。

“话说他们是怎么找到这条路的,平时赤狐疫想找还找不到呢。”叶难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乾坤镜里。

她自小从陆仙师那听说过度宿树洞的由来,据说可以穿梭古今,但因为山上五行时常变幻的原因,百年来没有人再找到过这个地方。

“是驭兽一脉的张怀远用他的噬魂蚁寻到的,也是无意发现。”

“原是如此。”叶难笑了:“倒是无心却有心了。”

从上桃止山到现在,足够陆远之观察张怀远这名弟子,聪明、机敏、和方寄草关系走的很近。

不排除两个人同为兽奴的关系,但他昨夜从崔执事那里了解到,和他一同从兽奴越级为弟子且平时亲近的还有一个叫做夕颜的姑娘。

但张怀远对方寄草和夕颜却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态度。

比如此刻,张怀远同时召唤出了噬魂蚁和朱蚁,噬魂蚁和无脸鬼王身形差不多,主要负责攻击,朱蚁则守在方寄草身边。

几乎所有人都召唤出了灵兽,场面一度变得混乱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